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深呼吸

郭聰聰热爱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稀里糊涂的我

网易考拉推荐

小事,会没事的。【全部】  

2009-11-28 23:3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事,没事。 - 杉仔 - free as a bird

 

     【混乱】     

           今天出了事。现在的心情五味具有。想说很多很多的话却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脑袋里面有些空白,唯一清晰的就是整个过程有那些句句戳人心的话,锋利。我很佩服自己的意志力,在他讲电话的时候,我一声没出,我听着那些话,竟然出其意料的平静,我没有激动,没有想回击,就只是听着。黄琳说要是她的话早就挂了他的机了,我很惊讶自己没有,我所做的就是一声不吭的让人拿刀子往心里面戳,然后在他说完之后,我平缓的说了一声拜拜,把电话挂掉。

           我想我不会忘记今天。现在的我很混乱。想写下来的东西太多。只能以后再慢慢加上去。

     【他说】

            我决定换了一天来写完当时他说的话,他说我对人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还算是个人么,他说我没有最基本的责任心,他说我什么事情都没干过除了那几个猪鼻子才让他对本来的我有了那么一点改观。他说他已经忍了我很久了,他说要不是大一的在,早就想冲上来打我了。他说他从来没被人这么说过。他说这一切不是任何组织给他的,而是他最喜欢的这个组织给他的。他说,他一再的迁就我,现在已经忍无可忍了,他连爆粗口,他说我已经触了他的底线了。他说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个人啊。林林总总的,我听到了大致是这么一些东西。

      【我说】

             我开始自我检讨,我再次检讨出自己的脾气和处理问题的方式的确不是很好,我要改。

             然后剩下的都是心寒。我从来没有被人家这么骂过,误会过。我自认为我们是可以做朋友的,最后发现原来什么都不是,只是个屁而已。我承认我不怎么透露我的心,可被不了解到这种程度,我开始理解我当时为什么不出一声,我是哑口无言。对这些“罪名”哑口无言。

       【过程】

              那天,我们想要商量系辩的名单,我叫黄淑伟走慢一点,黄淑伟不愿意,朝我叫“我要和我那队吃饭。”我喊了两次,他都很冲的这么和我说。让我们以为他生气了,却不知道在生什么气。然后刘志远也从我们身边走过,快速离开。我想到黄琳前几分钟给我发的一条短信,她说不是她不想来参加系辩招新,只是感觉很怪。我看了看后边慢慢吞吞要走又不走的两名队长,看了看前面已经退掉的淑伟和志远,我夹在中间,突然之间觉得我们离他们退了的人越来越远了,可是后面的人却慢慢悠悠的丝毫不曾察觉,明明我们可以一起走的,走着走着就可以商量出系队的选人了,我急了,冲口而出你们能不能快一点。我知道,我当时一定凶到了一种境界,因为是充满着怒火这么说的。

        【事后】

              事后我知道,他们两个是在商量要不要帮学术部把那些课桌椅子搬好。我似乎误会成他们拖拖拉拉。而淑伟那边是走的急,并没有什么生不生气。即使田琦淑伟黄琳都和我说过,不想再涉及辩论队。让我很伤心却无能为力。可是当时的状况,我发觉应该是我误会了,还出言不逊了,在他后来打电话给我,我说系辩的人选你自己定吧,我没空。然后再之后,他打电话骂了我一顿。内容就是那些。

         【无奈】

                我什么都不做?我不尊重人?他让我负责搞梅雪的生日大家去吃火锅,除了林鸿靖我不好问,大家我是一个人一个人的咨询,时间地点计划不知道改了多少次,定下来了又改,改了又定。最后说好了,又要改,改的时候我去问有没有人不愿意的,都说没所谓,后来我陪田琦先去了主持人大赛,到中途打电话给我说又要改。表演赛是我向师姐申请说要搞得,由于师姐之前没想着要弄,所以就分配给我做。我正是因为尊重他,才和他提表演赛的事,我不好跟他说师姐已经派给我做了,而他又当成是应该由他负责的。那我就打算和他一起弄咯。后来梅雪和林鸿靖也加入了进来,我和林鸿靖势如水火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我想既然这么多人了,似乎也不需要我了。之后他一直没有联系过我,直到我主动打电话过去问表演赛搞得怎么样了,他说晚上你过来看一下吧,即便知道林鸿靖也可能去,我还是去了,我很开心林鸿靖没去,可发现什么都差不多成形了,我也没什么可以做的了。我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局外人。后来决赛前偶然说起猪鼻子,急用而且找不到,我尽我的能力去找,找不到了我就自己想办法做。五点多告诉我,七点钟就要用,天知道我急得跟什么似的。就怕来不及表演赛,有遗憾。后来,休息了一个多星期没有事做,再后来我等他通知要商量系队的选拔赛,我和田琦谈话的时候总是说到要选的孩子们。后来开了两次会,后来知道sunproject把我们纳进去要开会,我给他分析这样做有多不好多不好。在我得知师姐她们为了我们争取正常的编制不肯让sunproject把我们纳进去的时候,我着急,可是他却觉得学术部没有触及他的底线。我说他有些事该强硬一点的,不能和学术部闹翻,可有些事找一些借口敷衍一下,拿系辩招新作挡箭牌早早说不去,也可以尝试一下。这些建议我都有提。我之所以不自己去找张颂雅,也是尊重他,一切对外的事务应该是由正队长去做,副的去说就是不妥。后来事成定局,一定要去sunproject,就原则来讲我是很不想就这么低头的,可是因为尊重他,不好放他一个人承担,所以才去的。去了听到主持说请辩论队伍的代表成员上台讲话,我很无语。我担心的事他都认为没有触及底线,那要我怎么办。刘燕让我找师姐谈一谈,考虑到他是队长,我不好越过他直接和师姐说这件事。因为尊重他,怕他会觉得什么什么,师姐不问,我都不敢越过他直接联系师姐。我不了解他想怎么处理,我又怎么敢轻举妄动。

             这些都是我知道的事,我都有在操心。没有一件让我觉得自己是没有责任心的。很多事他选择自己扛,我也不知道他自己一个人做了多少事。只是这些都没告诉我。难道以后要我总是问有没有工作做有没有事情做?安排给我的我都会尽力去处理,可是让我这么问他,我还问不出口,万一拿捏得不好,越权了,是不是又是我的错了。如果我没有责任心,我早就走了,为什么还会老拿辩论队的事不停地烦自己。

              其实他骂一下也好,起码让我知道我给他留了一个这么样的印象。以后不要自认为他了解我在想什么。以及和他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所谓的友谊之类的了。朋友不是这样子的。

       【结尾】

              黄琳和我说,很多事情想一想就过去了,别太在意。要知道我想要什么,然后开心的去做。我知道,也了解。所以现在的我即使想起来会难过,也努力的在克制了。可是我要处理。我该怎么处理。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